兜兜转转的爱情_幸福原来还在这里

2019-06-26 15:47:20

 01

 

大约在我读小学一年级时,由于爸妈工作忙,就请了一个姐姐来照看我们。爸妈都喊她妮儿,我们兄妹三就喊她妮儿姐。她其实也不过比我大哥大几岁而已,干家务却是相当麻利。

她长得也好看,鹅蛋脸,白里透红的皮肤,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,睫毛好长,像一把扇子似的。小时候我整天看她的睫毛?想怎么能那么长又那么翘?嘴唇每天像涂了口红般红红的又丰满。

空闲时,她就带着我们踢毽子、跳皮筋、扔沙包,每次都玩的很开心,所以,我们都很喜欢她。

后来,邻家有个叫彬儿的,他比我们都大,应该比妮儿姐还大点儿,他也经常和我们一起玩儿。

有一次,家里就我和妮儿姐俩人午睡,等我醒来一看不见了她,就下床找,正巧看到客厅里彬儿哥搂着妮儿姐,那时年龄小什么也不懂,就好奇的问:“你俩干嘛呢?”他俩立刻分开了。

我看到他们脸都红的像什么似的,彬儿哥过来告诉我说:“你千万不要把今天看到的说出去哦!我给你买好吃的。”然后拉钩。为了好吃的我真的一直没出卖他们。

eTFSNGcrdm9lcEVSMmc1VEpGbFNvK3hUUTNOQ3BVRFZSdzNZd2VDRC9EdnZTOHpjYXlHUjhnPT0.jpg

再然后他俩就不怕我看到了。有时彬儿哥就突然亲妮儿姐一口,妮儿姐佯装生气去打他。大了才明白,那叫做谈恋爱。

02

就在我要上小学三年级时,有一天妮儿姐的爸爸来接她回家了。说家里给介绍个对象,要回去相亲。妮儿姐不愿回,可拗不过她爸,一看她爸就是个倔脾气人儿,估计妮儿姐怕他。我妈妈也不能强留,就只有让她随她爸爸去了。我挺舍不得她的,当时我和妮儿姐都哭了。可大人的决定,我们小孩子也没办法。

彬儿哥是第二天才知道妮儿姐走的。他看上去很失落,半天没说话。然后问“你们知道妮儿家住哪里吗?”我们摇摇头。因为,我们只知道个大概,具体也不知道是哪里。

自妮儿姐走后,彬儿哥很久没来我们家。

妮儿姐从此也失去了音信,那时没有电话和手机,她又不识字儿,连个信儿我们都通不了。

几年后彬儿哥结婚了,娶了个特别喜欢他的女人,说这女人追了他很久。彬儿哥并不太喜欢她,只是到了年龄,家里催着结婚,也就结了。

婚后生了个女儿,彬儿哥一直对这女的不冷不热,只是很疼女儿。

女儿两岁时,忽然得白血病死了,他很伤心,从此精神不振似的,整天在家喝闷酒,有时还借着酒劲儿打女人。后来,那女人受不了,说知道他心里有个人,就跟着一个男的跑了。彬儿哥就成了一个人过,他整天借酒浇愁,也不想着再成家。偶尔有人介绍对象,他都是直接回绝,说这辈子不再找了。

 

03

记得我参加工作之后,有一年,多年失去音信的妮儿姐突然来到我家,带了些农产品还有一个小孩,是她最小的儿子,3岁左右。

现在的她也就30出头,看上去却老很多,皮肤也白,但没了红晕,眼睛也没以前有神了,透着一种疲倦和憔悴,标准乡下妇女形象,再不是以前那个可爱灵动爱说爱笑的妮儿姐了。

妈妈问她:“这些年过的还好吧?”

她眼圈泛红:“不好。”

“怎么了,这些年一直也无法联系上你,心里也挺挂念的。”妈妈说。

妮儿姐就哭着对妈妈讲了她这些年的遭遇:随父亲回家后,家人安排了相亲,见面后感觉小伙不错,皮肤黑点,但五官长得还算英俊,个子高,看上去也挺老实,他也喜欢她,就这样订婚了。

过了一年就办了婚事。婚后男人对她很好,很疼她。他学了电工,收入比一般农村家庭高,妮姐挺满足。然后有了两个女儿一个儿子,也算儿女双全了。男人对她娘几个很知道照顾,每次去城里都会给他们捎回来好吃的,然后给妮儿姐买衣服还有丝袜之类小东西也买好,妮儿姐觉得自己很幸福。

可就在儿子不到一岁的时候,有一天男人突然不见了,从未在外过夜的他,一天一夜没回。妮姐吓坏了,赶紧对公婆说,公婆也紧张起来,忙着想办法找人。

那时农村还没有什么110,他们也不知道报案啥的,就知道发动邻居亲戚先找个试试。找了两天后,村里有人出来说,别找了,八层跟着XX家媳妇儿跑了。妮儿姐一听,不相信,他对她那么好,怎么可能忽然给别的女人跑?

结果那家男人还真出来说,他女人也不见了,他当年娶了个外地老婆,村里人都叫她"小蛮子",好吃懒做,只要给她好吃好喝,就能给男人上床,为此她男人没少打她,可就是不改。妮姐知道这个女人,但想着别的男人也就是和她玩玩,自己男人怎么就和她跑了呢?这么傻呢?

她忽然想起来,这段时间男人总对她说些没头没尾的话,说什么如果他不在了,要妮儿姐带着孩子好好过。妮儿姐还怪他乌鸦嘴乱说话。看来的确是有预谋的,只是她大意了,一直觉得男人对她好,从未怀疑过他会有外心。

村里人告诉她,其实男人可能不想走的,是那个女人硬逼的,他们说有一次看到她男人躺在村头公路上想让车轧死自己,那女的去拉他,俩人撕打了半天,只是他们当时看到也不敢告诉妮儿姐。

男人出轨老婆总是最后一个知道,不过如此吧。

妮儿姐想:男人犯了错,但也没有十恶不赦,对她娘几个一直很好,只是一时走错路了,终究还会回来,她就打算一个人带着孩子等他,不再嫁。

可事情原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。这事儿平息不久,那家跑了女人的男人开始骚扰妮儿姐。半夜敲门打墙,妮儿姐吓得让婆婆陪着。后来婆婆找人管管这事儿,那男的也觉得自己做的过分了,本身妮儿姐也是受害者,他表态以后不再骚扰了。

在农村,没了男人就没人为你撑腰,开始很多人同情你,渐渐的从同情就开始变得看不起,欺负你,你还不能反抗,一反抗人家就说,你男人都不要你了,你还有脸说啥?

妮儿姐就是这种情况,每每这样只能一个人回家抱着孩子哭。

04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有亲戚听说了妮儿姐遭遇,同情她,就劝她再嫁。给她介绍了他们村的一个,那男的当初因为家里穷没娶上媳妇儿,这些年出去打工挣了些钱,但年龄又大了,还是找不到。亲戚从中间给他俩一撮合,妮儿姐把俩个大女儿交给了婆婆,带着小儿子就嫁过去了。

开始这人对她还挺好,到第二年女儿出生后渐渐的就原形毕露了,原来他在和妮儿姐结婚前就和村里一个寡妇勾搭上了,因为寡妇儿子不同意,他们无法结婚,两人就暗中媾和。

最初和妮儿姐新婚时,他可能和寡妇也断了些时日,但时间一长,新鲜感没了,他就又找寡妇去了。妮儿姐知道后就和他闹,他就打她。打的多了,妮儿姐就想和他离婚,他抓住妮儿姐想离婚的心理提出条件:让女儿留给他。起初妮儿姐不同意,他就继续找茬打她,打的妮儿姐最后实在受不了了,只得把女儿留给了他。

妮儿姐想自己这命是怎么了?究竟自己做错了什么?不嫁难过,嫁了也难过,她觉得自己无路可走了。

她姐怕她想不开,就把她和儿子接到她家住。暗暗又给她打听看有没有好人家。

过了一段,果然有热心人又给她介绍了一个,和她姐邻村。她姐知道这人人品好,只是稍微有点心眼不全,属于头几句听上去说的照路,再说就有点不正常的那种。但挺能干,给别人打工这些年一个人也挣了点儿钱,高高的个子,白四方脸,穿着也挺讲究。

她姐劝她说这人不会欺负她了,虽然有点性格缺陷,但也不傻。只要不给气受就行。她知道自己现在也没其他办法了,不能一直在姐姐家里住啊,也就半推半就又嫁了过去。

这次男人倒对她娘俩真好,挣的钱也都交给她。可正因如此,她婆嫂又开始指桑骂槐的骂她,说什么没男人要啊,嫁了一家又一家啊等等,什么难听说什么。

 

她为什么这么不待见妮儿姐呢,因为这个男人没娶妮儿姐的时候,钱都被他嫂子骗去了。他自己没有儿女,嫂子告诉他,他挣的钱全部交给嫂子,等于养侄子侄女了,以后老了他们好孝顺他。而娶了妮儿姐后,他把钱给了妮儿姐保管,这样她嫂子心里一定不畅快啊,只有想办法把妮儿姐挤兑走。

有一天她又无缘无故骂起来,妮儿姐越想越气,到哪里都有人欺负,干脆不活了,她走到河边要投河,幸而有人恰巧路过把她救了回来,那嫂子赶紧以她再寻短见娘家人会闹为理由,劝那男人和她离了。

她说经过那次寻死未成就突然想开了,反正怎样都是过,开心不开心都要过,那就开心点儿过。

 

她这次到我们家一来散散心,二来看有没有合适的活儿做。

  05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我有天在街上看到彬儿哥,突然脑子闪出小时候他和妮儿姐好的一幕,他如今也单身,能不能把他俩撮合在一起呢?

回去我就给我妈讲,我妈问我:“是真的?他俩真好过?”我说:“真的,我亲眼看到的。你去问问彬儿哥,他愿意不?先别告诉妮儿姐。”

我妈去了,给彬儿哥一说,没想到彬儿哥整个人立刻就精神起来。他告诉我妈,这么多年他一直没忘过妮儿姐,他要赶紧见到她。

我妈说先别急,我先把妮儿情况告诉你,你想好再做决定,妈怕妮儿姐再遇人不淑。

她把妮儿姐这些年的遭遇全部讲给了他听,然后告诉他,现在的妮儿一定不是他记忆中的那个她了,现在她憔悴了没那时好看了。他一定要想清楚了,见面后他也要慎重决定,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了,一定不能再让妮儿受伤害了。

彬儿哥说不管她变成啥样,我还是以前那么喜欢她。你放心,阿姨,我一定会一辈子对她好,让她还像以前那么好看,有了她我挣钱都会有劲儿的,我要让她从此过上好日子。彬儿在我妈面前说的信誓旦旦。我妈还是心里有点为妮儿姐掂着心。

两人见面后,看得出彬儿哥确实还像以前那么喜欢她,眼神中透露出的都是对妮儿姐的心疼,妮儿姐却一直低着头没怎么敢看他。

彬儿哥回去后就开始重装了房子,挑了个日子,说要给妮儿姐一个像样的婚礼。

婚礼那天,妮儿姐一化妆,仿若又回到了当年,粉黛峨眉,把彬儿哥高兴的合不拢嘴。

兜兜转转,妮儿姐最终还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。好人终会有好报,相信妮儿姐从此一定会过上安稳幸福的好日子。

延伸阅读
好大 口述他的j好大占满了我 _边摸上面 边扎下面很爽

好大 口述他的j好大占满了我 _边摸上面 边扎下面很爽

可就在惦记的时候,身后突然传来重重的脚步声。 他还没来得及回头看呢,脑袋上‘咣’的又是一下子,这次是真疼啊! 疼的眼泪...

9人受伤:四川珙县5.6级地震,应急管理部派专家赴现

9人受伤:四川珙县5.6级地震,应急管理部派专家赴现

地震导致珙县珙泉镇一些房屋墙体出现倒塌。 东方IC 图 根据珙县应急管理局消息,截至7月4日13时,珙县5.6级地震已造成9人受伤。其中,巡场...

智慧城市、智慧交通将是2019无锡物博会重头戏

智慧城市、智慧交通将是2019无锡物博会重头戏

7月5日,智联新时代 E路物联行——“网眼”看物博启动暨“十年之约·物联网 中国行”授旗仪式在无...

三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_ 他的紫黑硕大在紧致里律动

三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_ 他的紫黑硕大在紧致里律动

当我们拨开挡在我们面前的最后一片灌木,一条清澈见底的的溪流出现在我们眼前,溪水里还有不少鱼儿,溪流附近生长着许多的野果,我更是发...

宝贝把腿张得开点 _玉势木马失禁跪爬

宝贝把腿张得开点 _玉势木马失禁跪爬

黄琴一听就不高兴愿意了,她嘟起嘴巴,歪倾斜斜指着老王说:“教练,你怎么能做到?我不能只接受你付的钱。等一下。我今天带了钱还...

人工智能:人机之战与AI法则

人工智能:人机之战与AI法则

“人工智能”(Artificial Intelligence,简称AI)这个词,至少会出现在两种不尽相同的语境当中。一方面,这是一个科幻作品经...

contact us

WEBsite:www.2100lady.com eMAIL:cenlady@163.com
Copyright     2016-2017   世纪女性网   All rights reserved.
版权和解释权归世纪女性网(www.2100lady.com)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