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贝多揉揉就大了_连续潮喷失禁h

2019-09-23 09:56:10

 听到‘娶你’这两个字,花秀秀好看的脸蛋腾的一下红了。双手交织在一起,低着头,羞涩样子就像那羞答答的玫瑰。

“浩哥,你……你好讨厌,人家什么时候说要嫁给你了。”

这句话从秀秀嘴里说出来别有一番味道,尤其她那让人心醉软绵绵的声音,让罗浩忍不住想听听在床上她会喊出多么诱人的叫声。

“秀秀,你不嫁给我嫁给谁,难道你不喜欢我了?”

说着,罗浩主动靠了过去,手悄悄的搂住秀秀的杨柳细腰。似乎被男人主动搂抱的原因,花秀秀本能的一颤,整张脸红的如同鲜红的玫瑰,好像掐上一把都能滴出血来。

秀秀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这么靠近,感受着罗浩健壮身上散发出的男人气息,秀秀觉得小心脏都要从里面跳出来。

罗浩偷偷看了眼秀秀,透过雪白的脖子,不经意间发现她身上那件宽大的白色棉质短袖领口略大,从他站着的角度正好看到衣服里那两团玉峰被胸罩包裹。

傲人的尺度,圆滚的形状,仿佛两个大号的木瓜扣在上面。最要人命的是,那道深深地沟壑,弄的罗浩根本移不开目光。

花秀秀被罗浩搂抱的芳心慌乱,嘴上虽说讨厌,心里确感觉暖暖的还有些甜。自从罗浩上大学之后他们就没有联系,这次罗浩回来,整个人都变了样,不但人长得精神,还有让人羡慕的高学历。

其实花秀秀早就芳心暗许,只是因为老爹一直在中间施压要什么彩礼,事情才一直卡在这个节骨眼上。

感觉罗浩半天没有回应,花秀秀扭过头看过去,不想发现他正居高临下的盯着自己的胸口。花秀秀羞的红着脸忙低下头,捂住领口,嗔怪的说着‘讨厌。’

见心爱的人这副惹人喜爱的模样,罗浩冲动的想把她扑倒在地。

 文学

“浩哥,你……你欺负人家,你在……在这样……人家不理你了。”花秀秀嗔怪地说道。

罗浩厚着脸皮笑道:“我的错,我的错,以后再也不欺负我家秀秀了。”

花秀秀心里一甜也不再责怪他。

两人拿上东西,直奔北山那块地。过了正午的太阳,已经没有那么毒辣,天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几朵云彩。到达北山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,罗浩再次检查了下菜苗,现在的状况比上午严重了很多,但还是在罗浩的控制范围内。

这些被农药烧蔫的菜苗,如果及时施救还有活过来的机会,但是在晚一点估计就要出大事。

罗浩把带来的化肥倒入农药壶中,在远处小溪里取了水,将化肥溶解后把整个菜地都喷了一遍。

大约过去一个小时,原本倒在地上的菜苗有了起色,不少打蔫的菜苗已经站了起来。

看到这一幕,花秀秀眼里满是激动,她没想到罗浩这么有本事,中午看上去已经没救的菜苗转眼居然活过来了。

“浩哥,你太厉害了!这些菜苗好了,我爹也不会再为难你了。”花秀秀高兴的说道。

罗浩笑着看向她,结果却被眼前晃动一幕黏住,也不知道秀秀胸前什么时候被水打湿,此时那白色的棉质短袖紧紧的贴在她的胸口,浑圆饱满的轮廓清晰可见。

“真的很大啊!”罗浩心里嘀咕着,脑海里忽然闪过之前在河边偶遇李香莲的一幕,想起那娘们胸前伟岸,心神不知不觉就有些飘了。

花秀秀并没有察觉到罗浩的目光,她转身将药壶拿起来准备离开,确发现天边一朵乌云正向他们这里飘来。

“浩哥,估计快要下雨了。我们的赶快回家,不然准被雨淋湿。”花秀秀提醒道。

罗浩猛地回过神来,站在后边看着花秀秀曼妙的身姿,心思早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只是附和着‘嗯’了一声,跟着花秀秀走出了田地。

不知道是不是老天跟他们作对,两人离开没走多远,天边忽然响起了震耳的雷声,很快天色阴沉下来。空气中带着沉闷的感觉,罗浩知道大雨将至,放眼打量了一圈,这周围都是田地哪里有躲雨的地方。

花秀秀也在着急,要是被雨淋了准感冒。她往前看了看,记得这附近好像有一个小山包,那里之前有一个人工挖的洞。

在经花秀秀提醒后,罗浩带着她向前走了一段,果真发现那个长着杂草的小山包。两人加快了脚步,结果还是没有逃过瓢泼大雨的侵袭。

一路小跑躲进洞里,身上衣服早已被淋湿,望着这山洞人工挖掘,能容人的地方很少,两人进去后也是挤挤粑粑,不过勉强能躲在里面,由于身上衣服湿透,在湿气的侵袭下冻的直哆嗦。

“阿嚏!”花秀秀捂着嘴,脸色有些苍白,身体还微微有些发抖。

“秀秀你冷了吧?”罗浩问。

花秀秀点了点头:“浩哥,没事,等雨停了回家就好了。”

罗浩道:“那怎么行,你要是感冒了,你爹不骂死我。”

说着话,他把身上的短袖脱下来盖在花秀秀身上。看到罗浩裸露着上身,一身健壮的肌肉,花秀秀小脸‘唰’的一下红了。

“浩……浩哥……你还是穿上衣服吧,别着凉!”花秀秀红着脸低声道。

罗浩看了看她,笑道:“没事,我身体好着呢!”

这句话刚说完,天空一声炸雷,吓得花秀秀尖叫一声,一头扎进了罗浩的怀里。

突然的温暖撞入怀,让罗浩心里一阵慌乱,尤其自己双手搂着秀秀的腰肢,紧贴着肌肤传来的感觉,让他刚平静的心再次乱了起来。

罗浩脸颊滚烫,心中有些慌乱,他跟秀秀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,即便是现在彼此示好也从没有这样亲密接触过。

原本衣服已经湿透,此刻两人抱在一起,如同没有那了层阻碍,彼此身体的温度可以清晰的感觉到。

罗浩搂着秀秀的腰,透过手指传来的触觉,让他有些心猿意马。

活了二十多年的他到现在还是个初哥,虽然在大学时候也看过很多岛国的影片,可对于真实体验还从没有过。

此时,孤男寡女抱在一起,那种蠢蠢欲动的心理更加强烈。

洞外的雷声还在继续,雨下的越来越大。

秀秀将头埋在他的怀里,就像一个被惊吓的小兔子。

罗浩低下头,正想伸手抚摸她的秀发,却很凑巧的看到一抹春光。透过秀秀宽大的领口,清晰看到被挤压变形的雪山。

罗浩偷偷瞄了几眼,心里暗自嘀咕,这两团可真够大的,要是用手去摸不知道会是什么感觉。

“轰!”

“咔嚓!”

一声炸响的雷声在洞外响起,紧接着传来树木被劈断的声音,一颗碗口粗的杨树着着火从空中落下砸在洞口。

突然的变故,吓得秀秀尖叫着一下跳起来,罗浩趁势一把将她抱在怀里,结果确尴尬的发现,秀秀正坐在他的两腿之间。

亲密的接触,还有那种前所未有的触觉,让罗浩差点没激动的释放出来。

秀秀似乎也发现了不对劲,俏脸‘唰’的一下红了,使劲扭动了下身体。嘴里突然发出一声闷哼,似乎被什么东西刺到。

“秀秀,你……你怎么了?”罗浩被弄得面红耳赤,如果不是强忍着冲动,估计现在可丢人丢大发了。

“浩哥……你……你……你好像有根东西,顶……顶到我了。”秀秀小脸红的如同熟透的樱桃。

身下那种异样的感觉,让她又难受又觉得刺激,尤其是自己扭动时,总会有那种若有若无,好像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的感觉,在全身蔓延。

秀秀瞥了眼罗浩,心里乱乱的。虽然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,可对于这方面的事情她也听村里不少女人说过。

尤其是两人现在这样贴在一起,让她更是不知所措。

秀秀微微挪动下身体,想要从罗浩的怀里移开,可她刚有一点动作,就发现孙悟空要打入凌霄宝殿了。

“啊……”一声轻呼。

秀秀僵在那不敢挪动半分。

罗浩脸颊滚烫,双手抱着秀秀的腰,心里早已经着了火。他现在已经欲火上脑,如果不是强忍着冲动,估计已经把秀秀压在身下了。

“秀秀,别……别乱动。”罗浩呼吸变得粗重起来。

见他这副样子,秀秀芳心一颤,浑身滚烫滚烫,双手搭在罗浩的身上不知所措。

一时间两人尴尬的保持着这种姿势,确不知道外面的雨已经变小。不算宽阔的山洞里弥漫着暧昧的气息,两人都抬起了头,双目对视,似乎有一股电流在牵引着两人。

罗浩已经情难自禁,双手从秀秀的腰肢往下滑。这大幅度的动作,让花秀秀芳心乱颤,想要阻止确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正当干菜烈火要引燃时,外面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女人声。

“罗浩,秀秀,你们在哪?快点回家,花大叔出事了。”

这熟悉的声音引起了罗浩的注意,他知道这不是别人,正是之前在大清河遇到的李香莲。两人回过神来整理好衣服从洞里跑了出去。

远处李香莲一身黑色的长衣长裤,拿着吧花伞正在扯着嗓子喊两人的名字。

“香莲姐,我爸出什么事了?”秀秀着急的跑过来。

李香莲见两人脸色微红,心思缜密的猜到了几分,但还是没有表现出来。

“秀秀,你快回家,花大叔让我来找你,村里那个盲流王三又去你家要账了。”李香莲说。

提到王三,花秀秀急了,拔腿就想家跑去。

罗浩在她身后喊了一声,正打算追过去,却被李香莲一把拽住。

“香莲姐,我有急事。”罗浩甩开她的手。

李香莲掐着腰,挡在罗浩面前,似笑非笑道:“你小子,刚才是不是占秀秀便宜了?”

罗浩被问得一愣,脸‘刷’一下红了:“根本没有的事。”

“没有?那你这怎么回事?!”李香莲一指罗浩两腿间。

罗浩低头一看才发现,自己下身某地方还支着帐篷。

“这是我们的事,香莲姐,跟你好像没什么关系。”罗浩有些做贼心虚,想要摆脱这女人,确被她挡住去路。

“没关系,好啊!一会儿我就去告诉花家旺,看到时候他还会不会答应让你娶秀秀。”李香莲有些小得意。

罗浩一听脸立马沉了下来,花家旺一直不看好他,要不是秀秀说好话加上自己是大学生,估计花家旺早就不提什么彩礼,直接就让他滚蛋了。

这次要是让花家旺知道,之前努力的一切全都化作泡影。

“香莲姐,你……你帮个忙,千万别说。”罗浩语气软了下来,这可关乎到他以后的幸福生活,要是真的这样娶不到秀秀,他得后悔死。

李香莲早已有了心中小九九,她就知道花秀秀是罗浩的弱点。上次在大清河让这小子跑了,这下说什么也不能在错过机会。

“不说……我这人可是无利不起早,让我不说那得有利益,不然我可不一定能管住我这张嘴。”李香莲故意卖关子。

罗浩知道李香莲不好对付,眼下他真是着急去花家看看情况。

“你说,到底让我怎么做,你才能不说。”罗浩急了。

李香莲一听,有门,说:“眼下我还没想到,等我想好自然通知你。”

“那我现在有事,你别再拦着我。”罗浩心里着急的不行。

李香莲知道花家现在出事,也不再阻拦,见罗浩远去的身影,她嘴角上扬,心里得意的嘀咕着,这下看你怎么跑出老娘的手掌心。

村西头,花家旺家,一群看热闹的村民早已经将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。院子里,花家旺站在葡萄藤下,手里拎着把锄头,虎视眈眈的对着面前吊儿郎当的秃头青年。

“花家旺,你今天是想跟我来真的?!有本事你照我头上砸,狠狠砸,不然你就是个怂包!”年轻男子一脸贱样,指着头嚷嚷着。

花家旺气的手直哆嗦,举起锄头僵在半空中迟迟没有砸下去。

见花家旺没有砸下来,年轻男子气焰更胜。

“老东西,怎么不敢吗?不敢就给我还钱,要是还不起就把你女儿嫁给我,咱们这笔账就算一笔勾销。”年轻男子奸笑道。

花家旺气的一跺脚:“王三,你他妈放屁,我就算把女儿嫁给瞎子聋子,也不会嫁给你这个畜生!”

王三皱着眉,往前迈一步,不屑道:“啥意思?还嫁给瞎子,嫁给聋子?告诉你老东西,秀秀要是不嫁给我,我就把你家房子拆了,把你这老骨头扔山里喂野狗!”

“你他妈放屁!”花家旺差点没背过气。

这事情当初也怪他,要不是当年秀秀妈病重缺钱,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跟本王三他爹王泰莱借钱。

“放不放屁就等着瞧,今天不还钱,秀秀我就带走。”王三趾高气昂的喊道。

人群忽然被分开,从外面走进来一男一女。

听到王三这番话,男的大声喊道:“你想带走谁?!”

王三愣了下,转过身,见身后出现一男一女,他嘴角扬了扬,目光在女人身上停留了下,这才将目光转移到男人身上。

“呦呵,我还以为是谁呢?原来是我们的废材大学生,罗浩啊!怎么?你来这找事?!”王三仰着头,不屑地扫了眼罗浩。

在他眼里,罗浩这小子就是个废物,不但靠着全村人的帮助考上大学,还是顶着个花名头一无是处。要不是老村长护着他,王三早就找机会弄他了。

王三这番话,仿佛锋利的绣花针,直插罗浩的心脏。

自从回到村子,罗浩就经受白眼,他虽然嘴上不说,心里确非常不舒服。

他知道村里人,对他失望,可这话怎么也不能从王三这个盲流嘴里说出来。

罗浩心里非常火大,要不是秀秀使劲拉着他,真就冲过去狠狠的揍王三那混蛋一顿。

“呦呵,怎么,你也想跟那老东西一样动手?!还真有胆子啊!”王三挑衅地说道。

“王三,你就是混蛋!”罗浩骂道。

王三无耻的笑了笑,指着自己说:“没错,我就是混蛋!跟混蛋较劲,那你就更混蛋!”

这话一出惹得看热闹的村民哈哈大笑。

罗浩感觉脸皮滚烫,双手握着拳头嘎嘎直响。

秀秀看出他的愤怒,拉着他胳膊,小声道:“浩哥,你可是读过书的人,不能跟他一般见识,他说什么都别在意,咱们该用文化人的办法反击他。”

这句话成功的提醒了罗浩,看着王三那吊儿郎当的样子,罗浩忽然笑了起来。

这下可把王三弄愣了,他眨巴着眼睛,好奇问:“罗浩,你他娘的笑什么,傻了吗?”

罗浩没管他,还是在笑。

王三被弄得愣头愣脑,盯着罗浩有些搞不清状况。

不但如此周围看热闹的村民也没搞清楚,这罗浩怎么突然就笑了起来。难道是刚才被王三把脑子气坏了?

罗浩没管大家的眼神,心里早就已经盘算好,今天说什么也要让这混蛋好看。

见罗浩笑声不止,花家旺慌了:“罗浩……你,你咋了?秀秀,罗浩咋了?”

秀秀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,心里确明镜似得,罗浩这是在故意演戏。

 文学

要说王三这小子也是十里八村有名的地痞流氓,见过的市面也不少,可像罗浩这样还是第一次见。

看他盯着自己哈哈大笑,王三是越来越觉得心里发慌,尤其罗浩那双眼睛,他总感觉像是两把刀子随时都能插他一下。

“罗浩,你……你他妈别笑了,在笑老子可动手揍你!”王三有些按耐不住了。

罗浩忽然停下了笑,向前迈了一步问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笑吗?”

“为什么?”王三好奇地问。

“因为我发现,我今天遇到了一件可笑的事情。”

“什么可笑的事情?”

“因为我跟一头畜生动怒了,而且这畜生还在反问我。”

王三愣了下,脑子没转过来,说“你居然跟畜生动怒,那你不是二百五吗?”话音刚落,周围的人全都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
就连花家旺和秀秀都忍不住笑了。

王三见周围人都看向他,这才回过味。弄了半天这小子是变着法的骂他是畜生。

“罗浩,你他妈的……我今天非废了你。”王三狗急跳墙奔罗浩冲了过来。

正巧罗浩有预防,抬脚直接踹了过去,正好踹在王三的小腹上。刚才气势汹汹冲过来的王三,捂着小腹倒退几步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这一幕让在场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,要知道王三可是村里首富王泰莱的儿子,从小娇生惯养,长大成了十里八村的盲流,做事不择手段,有很多村民都受过他的欺负。

如今罗浩在众人面前打了他,这不是桶了大篓子。

“罗浩,我他娘今天废了你!”王三从地上爬起来。

“有本事就试试。”罗浩也来了火气。

见两人在脑下去要出大事,花秀秀急忙跑上来拦在两人中间。

“王三,你要是想打他就先对我动手吧!”秀秀大声喊道。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<<<<

相关文章
空姐在空中空震_宝贝 对准它 一口都吃掉吧 不疼

空姐在空中空震_宝贝 对准它 一口都吃掉吧 不疼

李慧忍不住再次娇呼一声,脸上的红晕更是像充血一样,双颊火热火热的,连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。&ldquo;告诉我,刚才在沙滩上难受的时,有...

宝贝在这里要了你 ,学校附近宾馆叫声一片

宝贝在这里要了你 ,学校附近宾馆叫声一片

&ldquo;哎呦,你以为我是啥也不懂的小丫头么?男人喜欢女人,最直接的就是表现在身体反应上。&rdquo;说着,夏洁将脸凑到徐强的跟前,小声...

一妻多夫章章肉,舔住它吸好不好 宝贝儿 不疼

一妻多夫章章肉,舔住它吸好不好 宝贝儿 不疼

而梅翠霞正努嘴等着老王的亲吻,老王一下子从梦中惊醒,醒来已经是满头大汗,他看了下时间,才三点多。 老王坐了起来,这个梅翠霞还真不...

别遮宝贝你好美,边打边哭的分手炮

别遮宝贝你好美,边打边哭的分手炮

听到老谢的真情流露,还有那坚定的神色,王小微心底最深处的柔软被触动了。 老谢虽然老,但是却是个真正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! 主动抱住...

宝贝儿把笔塞里头_先把自己弄湿小说

宝贝儿把笔塞里头_先把自己弄湿小说

张东连连摇头苦笑道:&ldquo;思佳啊,大哥的情况,大哥自己的情况非常清楚,以后是肯定找不到媳妇了!不过,我真的做梦都想娶一个和你一...

宝贝儿看着镜子多美 ,把小受日哭

宝贝儿看着镜子多美 ,把小受日哭

她以为跟蒋大海痛快一下就能忘记詹姆斯,没想到不止是没忘记,反而变本加厉了。 蒋大海不知道刘艺的心里活动,以为她的改变都是因为自己...

宝贝我们去卫生间做吧小说 ~在公车上被弄得腿软

宝贝我们去卫生间做吧小说 ~在公车上被弄得腿软

李芬很是羞恼,羞恼老吴的强行触摸,更羞恼自己刚刚爆出的欢吟声。 所以她急了,急中带怒。 &ldquo;老吴,你再这样我就走了,我再也不...

污到你下面滴水的小说——宝贝再来一次好不好

污到你下面滴水的小说——宝贝再来一次好不好

王老三的女儿叫王秀娟,在出去上大学之前,是村子里少数几个年轻漂亮的女孩之一。 并且她打小就和陈小宝关系好,经常跟在他屁股后面喊着...

宝贝看着我是怎么进入你,蛇王舌尖在花缝里不断滑动

宝贝看着我是怎么进入你,蛇王舌尖在花缝里不断滑动

王虎心里嘀咕,小姑娘长得挺精明的,没想到却这么容易上当受骗。 他问道:&ldquo;肖小姐,你确定你的朋友可靠吗?&rdquo; 能介绍这么一...

宝贝我们在车上做,为什么男生完事后喜欢呆在女生洞里

宝贝我们在车上做,为什么男生完事后喜欢呆在女生洞里

&ldquo;童童,我今天跟你郭叔一起出门吃饭,宝宝也会带着,我叫了那个王姨回来给你做饭,你自己在家可以吗?&rdquo; 秦姨今天穿了一件特...

contact us

WEBsite:www.2100lady.com eMAIL:cenlady@163.com
Copyright     2016-2017   世纪女性网   All rights reserved.
版权和解释权归世纪女性网(www.2100lady.com)所有